“有什么好哭的?积极一点!”最烦听到这样的话了

2021-01-01

译言·译眼看世界

现代人似乎多多少少都表现出一些心理问题。推特上网友给出了9条年轻人情绪衰竭的征兆:容易动怒、失去活力、经历焦虑和恐慌情绪冲击、睡眠问题等等。情绪衰竭通常是由于工作和个人生活中积累的压力导致的。如果长期经历这些情绪,往往会导致严重的后果,例如焦虑症和抑郁症。

相关话题下,除了人们诉苦、抱怨之外,还有关于如何控制这些情绪、关于这点烦恼不必纠结的劝导话语和视频解说。但无论如何,负面情绪也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当然每个人都喜欢幸福喜悦快乐,都不喜欢愤怒悲伤痛苦,但长久压抑自己感受的情绪,不快感反而会更加膨胀。在疫情期间,人们受其折磨,可能经历的负面情绪更多,美国的瓦松达拉·索尼女士分享了她直面自己负面情绪的经历。

图片

在八月份的一天,那时,我和家人已经多多少少习惯了在家工作,但事情还没有完全“安定下来”。我们努力管理饮食、工作、孩子的线上教育、确保在室内不出门,维护我们自己的情绪健康。这些似乎还不够,那天我接到了父母的电话,说他们俩的新冠检测都呈阳性。

母亲向我解释情况时,显得很平静。我能感觉到,她不想谈论自己的感受,而是在试图安慰我。她挂断电话时,说:“一切都会好的。别担心。”

我感到很崩溃。我不知道他们如何能得到康复所需的护理?怎能不感到绝望呢?我一整天都在联系父母所在地区的亲戚,疯狂地给好友电话,他们不介意倾听我内心深处的焦虑,还给了我很多鼓励和积极的肯定:

“试着给这个世界注入正能量吧。”

“着眼生活中美好的事物就好。”

“情况本来可能更糟——谢天谢地吧。”

“一切都会过去的。”……

只有一个反馈不同:“现在有这种感觉很正常。那是你的父母。”

当我听到那句话的时,终于松了口气。我需要知道只是我当时的感受是正当的,而不是试图隐藏起来,假装它们不存在。

01

有害的积极倡导

一天晚上,我在漫无目的地浏览“网飞(Netflix)”时,试图理清思绪,无意中看到一部韩剧《虽然是精神病但是没关系》。这个标题让我回想起充满压力的那几周——表面振作都是假装的。我在想,为什么每个人都想递给我正能量而我只想要对我负面情绪的认可?

图片

于是我搜索发现了“有害积极”这个词。临床心理学家、认知行为治疗师海梅·扎克曼医生将其描述为:“人们假设,不管一个人在情感上是否有痛苦或处于困难,他们应该只有积极的心态,或者只需要‘积极的氛围’。”

扎克曼医生专门治疗成年人的情绪障碍和焦虑。她帮助患者在关系中建立健康的界限,并非常关注有害积极对患者生活的负面影响,特别是自新冠疫情以来。于是我联系了她,想了解更多关于“有害积极”以及它为什么不好。

02

有害积极否定人们的情绪状态,增加次级情绪

根据扎克曼医生的说法,“这个概念的固有问题是,我们假设一个人如果没有积极的情绪(或者通常认为的一个积极的人应该有的样子或行为),那么他们就是错的、坏的或不合格的。问题是,当我们否定别人的情绪状态时,或者当我们暗示着感到悲伤、愤怒或任何我们认为‘消极’的情绪都是不好的时候,最终会引发情绪衰竭者们内心的次要情绪,如羞愧、内疚和尴尬。”

人们用许多话语暗示了,情绪消极的人应该为悲伤感到羞愧,或者应该为害怕感到尴尬。扎克曼医生解释说:“试图避免、忽视或压抑在困难情境下的情绪,会孤立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使得心理健康问题污名化持续存在。”

否定情绪状态会造成身体上的病痛。“当我们假装情绪上的痛苦不存在时,”扎克曼医生解释道,“我们向大脑发送了一个信息,不管这种情绪是什么,它是坏的、危险的。而当大脑认为我们处于危险时,就会发送信号,身体就会做出反应。例如,心跳加快、呼吸急促等等。而如果我们继续忽视甚至是身体上的疼痛时,这些感觉无意中反而会变得更强烈、更难以承受。如果不能有效、及时地面对或处理情绪,就会导致无数心理问题,包括睡眠中断、药物滥用增加、急性应激反应风险、焦虑、抑郁,甚至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图片

03

承认消极情绪是重要的

“不仅可以有消极情绪,而且很重要。对异常情况的异常情绪反应是正常的。我们不能简单地选择我们想要的情感,它不是那样运作的。”祖克曼博士说。得知父母感染新冠后,感到难过和害怕是正常的;和伴侣吵架后哭也是正常的;对不确定的未来感到焦虑和害怕也是正常的。当我们认为可能会失去在乎的事物时,那就是悲哀的。我们应该让自己和生活中的其他人在悲伤、愤怒的事情发生时感受那些情绪。

扎克曼医生指出:“允许自己感到消极意味着要接受所有的情绪、想法或感觉,与它们共处,直到它们消失。如果试图避免、压抑或忽视它们,它们只会越来越强大,让你不知所措,认为自己无法应对。”没有一种情感是永恒的,愤怒和悲伤,就像幸福和快乐一样,来来往往。如果真的想度过消极情绪,我们需要让自己经历痛苦的感觉。

图片

04

告诉他们,你的感受是对的

如果仍然不相信过度积极是有害的,想想看它对你关心的人 (包括你自己) 的影响:当以为你正通过传递正面的肯定支持一个正在经历困难的朋友时,实际上,你可能是在摧毁他们的感受和二次伤害已经处于脆弱状态的他们。你的积极肯定会让人觉得你的朋友在某种程度上无法处理自己的感受;也可能在无意中暗示他们现在并没有陷入困境,仿佛是说他们无病呻吟。“有害积极”会让需要帮助的人假装出一种与实际经历完全不成比例的情绪反应。

当倾听别人的痛苦时,当然要保持积极的心态,但只在别人主动要求时,给他们打气。扎克曼医生建议避免使用下面这样的短语:

“情况可能更糟。”

“微笑,不要担心!”

“有什么好哭的?它会没事的。”

“你有这么多优点;你怎么会不高兴呢?”

“克服它。”……

图片

相反,她建议使用一些肯定他人感受的表达,让他们知道你在这里支持着他们,没有任何期待:

“现在感觉不好也没关系。”

“你想感受什么就感受什么。”

“慢慢来。我和你在一起,我在听。”

“你可以有这样的感觉。你的感觉是正确的。”……

感受你的感受,与情绪共处,体验情绪对你的影响,让别人也跟着感受这样的情绪波动。这是可以的,没关系的。

图片

原文出处:

https://www.google.com/amp/s/hbr.org/amp/2020/11/its-okay-to-not-be-okay

原作者:Vasundhara Sawh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