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馆凭啥比各屋子暖?难道只是因为黛玉怕冷?颦儿身份如此

2021-01-01

图片

  题:潇湘馆凭啥比各屋子暖?难道只是因为黛玉怕冷?颦儿身份如此!

  文/姜子说书

  青埂峰下一顽石,曾记幻相并篆文,月旨石见《石头记》!

  荣即华兮华即荣,木石前盟西堂主,胭脂染就《红楼梦》!

  声能两歌手两牍,两鉴风月两生花!以诗传史石上墨,谁识画眉昭风流?

  女儿未嫁将未降,末世忠义明闺阁!先时名号通灵玉,来时姓氏原是秦。

  源为二玉演二宝,慷慨隽逸作姽婳,荣源宁演隐甄氏,《胠箧》《南华》续《庄子》!

  ——《石头记》前言

图片

  《红楼梦》故事里,宝玉听说宝钗和宝琴都在潇湘馆,转步也便跟了去,发现连邢岫烟也在那里,加上林黛玉这个主人,四个姑娘围坐在熏笼上叙家常,丫环紫鹃则在暖阁里临窗作针黹。

  一见他来,都笑说:“又来了一个!可没了你的坐处了。”宝玉笑道:“好一副‘冬闺集艳图’!可惜我迟来了一步。横竖这屋子比各屋子暖,这椅子上坐着并不冷。”

  那么问题来了:林黛玉的潇湘馆,为啥是整个大观园最暖和的屋子呢?是因为贾母和宝玉都知道林妹妹身子最弱,所以,把林黛玉安排在了最暖和的地方吗?

  据贾琏的小厮兴儿所说,林黛玉一身多病,出来风儿一吹就倒了,平日里就比诸人都穿得多。

图片

  其实,不但林黛玉怕冷,贾母和贾宝玉乃至于晴雯,都是禁不起风吹的体质,都有过许多被风吹病的经历。

  《红楼梦》故事里,贾母说起自己小时候的经历,说自己经了水、冒了风,差点活不成了,贾母向薛姨妈道:

  “我先小时,家里也有这么一个亭子,叫做什么‘枕霞阁’。我那时也只象他们这么大年纪,同姊妹们天天顽去。那日谁知我失了脚掉下去,几乎没淹死,好容易救了上来,到底被那木钉把头碰破了。如今这鬓角上那指头顶大一块窝儿就是那残破了。众人都怕经了水,又怕冒了风,都说活不得了,谁知竟好了。”

  《红楼梦》故事里,作者写晴雯病补雀金裘之前,交代晴雯生病,是吹风受寒,又撵了坠儿,原文中写道:

图片

  晴雯方才又闪了风,着了气,反觉更不好了,翻腾至掌灯,刚安静了些。

  《红楼梦》故事里,贾宝玉最后一次见晴雯,作者同样提到了晴雯受风寒之事,原文中交代:

  当下晴雯又因着了风,又受了他哥嫂的歹话,病上加病,嗽了一日,才朦胧睡了。

  总而言之,荣国府众人都是禁不住一点风寒的体质,林黛玉见贾宝玉把个青肷披风脱了,就担心过他回来伤了风。

图片

  《红楼梦》故事里,林黛玉怕冷没错,但,潇湘馆最暖和,则是因为林黛玉才是贾府真正的大观园,是荣国府的真正主人,代表第一春。正所谓:“三春争及初春景”,自然是横竖比各屋子暖。

  《红楼梦》故事里,兴儿在尤二姐和尤三姐处,说起贾府的诸位姑娘,最后提到了林黛玉和薛宝钗,说小厮们见了这两位姑娘,不敢出气儿。

  尤二姐笑道:“你们大家规矩,虽然你们小孩子进的去,然遇见小姐们,原该远远藏开。”兴儿摇手道:“不是,不是。那正经大礼,自然远远的藏开,自不必说。就藏开了,自己不敢出气,是生怕这气大了,吹倒了姓林的;气暖了,吹化了姓薛的。”

  姜子说过,红玉春香四个字,是作者阵营的属性,是红色的暖属性,反之,则是薛家的冷属性。作者以林家比喻昨夜之月,以薛家比喻今朝水国,所以,林黛玉怕冷,薛宝钗怕热,是相对的人设。

图片

  《红楼梦》故事里,作者所在的汉人阵营在明末清初一共经历了三个春天,荣国府这个源头,便是最暖的第一春,后来分化为南北对立的甄府和宁国府。末世之路,每况愈下,自然是一春不如一春,越到后面,寒冬越深,人物也就越薄命。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红楼梦》程高本、《脂砚斋全评石头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