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行旗下两家村镇银行因何解散?

2021-01-10

  日前,中国银行旗下重庆、宁波两家村镇银行《关于解散重庆万州滨江中银富登村镇银行的请示》《关于解散宁波宁海西店中银富登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的请示》获得当地银保监局的批复,成为全国首批获批解散的村镇银行。这两家村镇银行解散与经营有关系吗?面对竞争上的劣势,村镇银行又该如何发展?

  近日,重庆、宁波两家村镇银行获当地银保监批复同意解散,分别为清算、吸收合并。据了解,这是有案可查的全国首例村镇银行解散。

  重庆、宁波两家村镇银行获批解散

  12月28日,重庆银保监局公告,该局25日批复同意解散重庆万州滨江中银富登村镇银行。

  重庆银保监局批复称,万州滨江中银富登村镇银行自收到批复之日起,立即停止经营活动,向万州银保监分局缴回金融许可证,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及高级管理层应立即停止行使职权。万州滨江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应成立清算组,在停止经营活动15日内将清算组成立文件报送万州银保监分局,按照有关法规办理清算及注销公司等法律手续。清算期间,清算组要按照《农村中小银行机构行政许可事项申请材料目录及格式要求》(2020年版)向万州银保监分局报送有关文件、报表及资料。未尽事宜按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有关规定办理。

  同日,宁波银保监局发布公告称于22日批复同意解散宁波宁海西店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宁波银保监局称,鉴于宁海中银富登村镇银行有限公司吸收合并宁波宁海西店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同意该行因吸收合并而解散,该行收到批复之日起,应立即停止一切业务活动,“三会”及高级管理层停止行使职权。

  宁波银保监局在另两份公告中称,同意宁海中银富登村镇银行注册资本增至1.45亿元,同意中国银行增持宁海中银富登村镇银行6364余万股,增持后,中国银行持有宁海中银富登村镇银行74.964%股份。

  据了解,上述案例中,这两家村镇银行皆是因为吸收合并而解散。

  对此,中银富登村镇银行集团有关负责人具体解释,2018年,中国银行联合新加坡淡马锡旗下的富登金控,批量化收购了中国建设银行持有的27家建信村镇银行股权,其中,重庆万州建信村镇银行、宁波宁海建信村镇银行与自设的万州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宁海中银富登村镇银行设立地点重合。根据中国银保监会《关于规范村镇银行主发起人股权转让市场准入流程的通知》(银监农金〔2018〕29号)要求,若收购方在村镇银行所在地已发起设立其他村镇银行,收购方应在股权变更后一年内实施两家村镇银行合并。因此才有了此次的合并、解散。

  有业内人士表示,银行业金融机构解散情况较为少见,一般为农村信用社解散并改制组建为农村商业银行,或商业银行吸收合并。

  “通过吸收合并,能够实现强强联合,充分整合中银富登在当地的资源,扩大村镇银行资本实力、业务规模和区域影响力,为客户提供更全面周到的金融服务。”上述负责人表示。

  探索村镇银行高质量发展途径

  虽说此次解散与村镇银行经营并无直接关系,不过近年来随着村镇银行机构数量与资产规模的增长,也暴露出其经营成本较高、盈利能力弱等问题,对村镇银行发展形成挑战。

  据了解,村镇银行于2006年开始试点,但发展并不均衡。由于金融牌照的稀缺性,不少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等皆有布局村镇银行。银保监会此前披露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全国已组建村镇银行1631家,户均贷款余额33.6万元,不良贷款率控制在4%左右,拨备覆盖率超过110%。

  “从整体上看,村镇银行规模小、竞争力较弱、科技投入能力弱、品牌影响力弱、招聘高素质人才较为困难,这些都是村镇银行竞争上的劣势。”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农村金融研究室主任孙同全表示,“特别是今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村镇银行信贷资产质量普遍下降,一些村镇银行经营状况确实不太好。”

  事实上,对于村镇银行的发展,近年来顶层设计层面也在想办法使其实现规模化、可持续。

  2018年1月,原银监会发布《关于开展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和“多县一行”制村镇银行试点工作的通知》。目前已在中西部16个省份开展了“多县一行”制村镇银行试点;另外,已有两家获批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包括江苏常熟农商银行发起设立的兴福村镇银行,以及中银富登村镇银行。

  孙同全表示,“多县一行”和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制度试点以来,在有些地方表现不错,这在一定程度上能弥补单家村镇银行先天性的不足,在科技投入、品牌效应、人员培训等方面都有很大的正向作用。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亚洲金融合作协会智库研究员董希淼也认为,开展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和“多县一行”制村镇银行试点,能提升村镇银行规模化经营能力和抗风险能力。

  展望未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建议,村镇银行服务本地经济的战略定位要更加清晰,这是其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发展目标要更加关注质量的提升,放低对规模的简单追求,强化自身金融效率,更好地管控风险;核心能力则需要探索科技赋能路径,精细化管理,如资产负债管理和风险管理;充分发挥独立法人优势,结合本地化场景,造好自身的护城河。李林鸾

(文章来源:城市金融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