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4 杜甫七律《临邑舍弟书至苦雨黄河泛溢…》读记

2021-01-01

杜甫五排《临邑舍弟书至苦雨黄河泛溢…》读记

(小河西)

临邑舍弟书至,苦雨黄河泛溢堤防之患,

簿领所忧,因寄此诗用宽其意

二仪积风雨,百谷漏波涛。闻道洪河坼,遥连沧海高。

职司忧悄悄,郡国诉嗷嗷。舍弟卑栖邑,防川领簿曹。

尺书前日至,版筑不时操。难假鼋鼍力,空瞻乌鹊毛。

燕南吹畎亩,济上没蓬蒿。螺蚌满近郭,蛟螭乘九皋。

徐关深水府,碣石小秋毫。白屋留孤树,清天失万艘。

吾衰同泛梗,利涉想蟠桃。倚赖天涯钓,犹能掣巨鳌。

此诗写作时间当在杜甫去长安之前。杜甫最年长的弟弟叫杜颍。很可能在杜闲去世前,杜颖已成家且在山东临邑有工作。题中“临邑”指唐齐州临邑县。《元和郡县图志》:“临邑县,上。南至(齐)州六十里。…黄河,在县北七十里。济水,西去县四十里。漯水,北去县七里。”有人据史载资料(《新唐书-五行志》:“开元二十九(741)年秋,河南河北郡二十四,水害稼”。)推测此诗写于开元二十九年秋。此诗是杜甫最早的一首排律。

二仪积风雨,百谷漏波涛。闻道洪河坼,遥连沧海高。

二仪:天地。《惟汉行》(魏-曹植):“太极定二仪,清浊始以形。”《又作此奉卫公》(唐-杜甫):“二仪清浊还高下,三伏炎蒸定有无。”

百谷:指众多山川。《高唐赋》(先秦-宋玉):“遇天雨之新霁兮,观百谷之俱集。”《重送浙西李相公新加旌旄》(唐-刘禹锡):“城下清波含百谷,窗中远岫列三茅。”

洪河:古时常指黄河。《奉和圣制途次陕州应制》(唐-张说):“郡带洪河侧,宫临大道边。”

坼(chè):决口。《奉酬薛十二丈判官见赠》(唐-杜甫):“东西两岸坼,横水注沧溟。”《太湖诗-初入太湖》(唐-皮日休):“倏忽雷阵吼,须臾玉岸坼。”

大意:天地之间风雨集聚,条条川壑如波涛泄露。听说黄河决口了,水浪滔天,远远地与大海相连。

职司忧悄悄,郡国诉嗷嗷。舍弟卑栖邑,防川领簿曹。

职司:职务,职责。

忧悄悄:忧伤貌。《邶风-柏舟》(先秦-诗经):“忧心悄悄,愠(yùn)于群小。”《司空临晋侯杨公碑》(汉-蔡邕):“忧愠悄悄,形于容色。”(唐-权德舆)《薄命篇》:“闲看双燕泪霏霏,静对空床魂悄悄。”

郡国:指灾区百姓。

嗷嗷:哀鸣声。这里指众口愁怨之声。《小雅-鸿雁之什-鸿雁》(先秦-诗经):“鸿雁于飞,哀鸣嗷嗷。”《遣遇》(唐-杜甫):“索钱多门户,丧乱纷嗷嗷。”

卑栖:居于低下的地位。《送田济之扬州赴选》(唐-皇甫冉):“调补无高位,卑栖屈此贤。”《县中池竹言怀》(唐-钱起):“卑栖且得地,荣耀不关身。”

大意:你在临邑,官职低微,但作为主簿,又兼有防范水患的职责。水灾严重,百姓一定会嗷嗷哭诉;担任公职,你一定是忧心如焚。

尺书前日至,版筑不时操。难假鼋鼍力,空瞻乌鹊毛。

尺书:指书信。《吴越春秋》(汉-赵晔):“越王悦兮忘罪除,吴王欢兮飞尺书。”《留别崔澣秀才昆仲》(唐-刘沧):“对酒不能伤此别,尺书凭雁往来通。”

版筑:打土墙。《岳州行郡竹篱》(唐-张说):“版筑恐土疏,襄城嫌役重。”《赋得长城斑竹杖》(唐-李频):“秦兴版筑时,剪伐不知谁。”

鼋鼍:传说中的巨鳖。《竹书纪年》:“周穆王三十七年,伐楚,大起九师,至于九江,比鼋鼍为梁。”《登高丘而望远》(唐-李白):“精卫费木石,鼋鼍无所凭。”

乌鹊:典“乌鹊桥”。《风俗通》(汉-应劭):“织女七夕当渡河,使鹊为桥。”《淮南子》:“乌鹊填河成桥渡织女。”

大意:你的书信前日已收到。知道你经常参与筑堤坝。无法像周穆王一样指挥鼋鼍架起桥梁,也没办法像牛郎织女一样感动喜鹊架成天桥。

燕南吹畎亩,济上没蓬蒿。螺蚌满近郭,蛟螭乘九皋。

燕南:指黄河下游北岸。济上:指济南一带。

畎亩:田地。《国语-周语下》:“天所崇之子孙,或在畎亩。”《向夕》(唐-杜甫):“畎亩孤城外,江村乱水中。”《赠友》(唐-白居易):“使我农桑人,憔悴畎亩间。”

蛟螭(chī):蛟龙。亦泛指水族。《入泷州江》(唐-宋之问):“孤舟泛盈盈,江流日纵横。夜杂蛟螭寝,晨披瘴疠行。”《别李义》(唐-杜甫):“猛虎卧在岸,蛟螭出无痕。”

皋:沼泽。九皋:曲回的沼泽。《小雅-鹤鸣》(先秦-诗经):“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盐鉄论-西域》(汉-桓宽):“茫茫乎若行九皋,未知所止。”

大意:燕南的庄稼地被大水冲击。济上淹没于荒芜的杂草。城池周围到处是螺蚌。水族生灵纷纷从水底游走到沼泽之中。

徐关深水府,碣石小秋毫。白屋留孤树,清天失万艘。

徐关:古地名。在淄博市西南。《左传》:“鞍之战,齐侯自徐关入。”《送舍弟颖赴齐州》(唐-杜甫):“岷岭南蛮北,徐关东海西。”

水府:指水的深处。《贞女峡》(唐-韩愈):“悬流轰轰射水府,一泻百里翻云涛。”《庄居野行》(唐-姚合):“採玉上山巔,探珠入水府。”

碣石:山名。在河北昌黎县北。《史记-孝武本纪》:“上乃遂去,并海上,北至碣石,巡自辽西,历北边至九原。”《观沧海》(魏-曹操):“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昔游》(唐-杜甫):“昔与高李辈,晚登单父台。寒芜际碣石,万里悲风来。”《浪淘沙-北戴河》(毛泽东):“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

清天:清澈的天空。《中丞宋公以吴兵三千赴河南…》(唐-李白):“独坐清天下,专征出海隅。”

万艘:《从军诗》(汉-王粲):“朝发邺都桥,暮济白马津。逍遥河堤上,左右望我军。连舫逾万艘,带甲千万人。”

大意:徐关本是高险的关口,已经成为深水之处。曹操当年登临之碣石,也在大水中成了“小秋毫”。老百姓的茅屋全被淹没,只剩下孤零零的几株高树。即便晴朗清静的日子,也看不到昔日难以计数的漕运之船。

吾衰同泛梗,利涉想蟠桃。却赖天涯钓,犹能掣巨鳌。

泛梗:典“泛梗”。《战国策》:(苏秦)谓孟尝君曰:“今者臣来,过于淄上,有土偶人与桃梗相与语。桃梗谓土偶人曰:'子,西岸之土也,挺子以为人,至岁八月,降雨下,淄水至,则汝残矣。’土偶曰:'不然。吾西岸之土也,土则复西岸耳。今子,东国之桃梗也,刻削子以为人,降雨下,淄水至,流子而去,则子漂漂者将何如耳。’今秦四塞之国,譬若虎口,而君入之,则臣不知君所出矣。”孟尝君乃止。

利涉:顺利渡河。《易经》:“利涉大川。”《北史-魏纪一》:“冰草相结若浮桥,众军利涉。”《夜渡湘水》(唐-孟浩然):“客行贪利涉,夜里渡湘川。”

蟠桃:《中洲记》:“东海有山,名度索山,有大桃树,屈盘三千里,名曰蟠桃。”《汉武内传》:七月七日,西王母降,以仙桃四颗与帝。帝食辄收其核,王母问帝,帝曰:“欲种之。”王母曰:“此桃三千年一生实,中夏地薄,种之不生。”帝乃止。

天涯钓:典“姜太公钓鱼”。(略)。典“钓大鱼”:《三国志-刘晔传》:“夫钓者中大鱼,则纵而随之,须可制而后牵,则无不得也。”(此典即“放长线钓大鱼”的出处。)

掣(chè):拖,牵。

巨鳌:典“巨鳌连钓”。《列子-汤问》:“龙伯之国有大人,举足不盈数步而暨五山之所,一钓而连六鳌,合负而趣归其国,灼其骨以数焉。”

大意:我很微弱,像水中漂浮的桃梗。我能想到的只有:一是可以借这场大水到达东海“度索山”,摘取蟠桃。再就是到遥远的天涯去垂钓,说不定能拖住在水下兴风作浪的巨鳌。(这是杜甫的幽默。开两个玩笑。也就是题中“宽其意”的意思。但也隐含了一些意思。)

此诗似一封家书。弟弟自临邑来信,或描绘了当地水灾的情况,述说了自己的忧虑,也或流露了畏难甚至自责的意思。杜甫作为长兄只能写诗宽慰。此诗共十二联。首二联写已“闻道”黄河决口。次二联说弟弟官虽“卑栖”却兼有防川职责,当地百姓一定是“诉嗷嗷”,而舍弟一定是忧心如焚。五六二联说弟弟总是亲自上阵非常辛苦。七至十联是反复铺陈涝灾。由于排律没有字数限制,作者从“燕南”写到“济上”从“徐关”写到“碣石”反复渲染这次涝灾的严重。作为一封回信,杜甫本应该为弟弟出一些主意。可杜甫对抗洪救灾能出什么主意?在尾二联中杜甫以幽默的方式至少表达了三层意思:一是我虽为长兄却如同“泛梗”,帮不了你什么忙。(实话)。二是凡是都要从两方面想,涝灾虽重,但“利涉”,可以到海上仙山摘蟠桃吃。(玩笑。)三是要学会“天涯钓”。你作为“卑栖”的小官,对水灾也不必过于着急。要像俗语说的“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要像曹操的谋臣刘烨说的“纵而随之”“制而后牵”,放长线钓大鱼。退一步海阔天空。你也要像姜太公一样,来个“天涯钓”,说不定能拽住在水中兴风作浪的巨鳌。杜甫要弟弟“天涯钓”,看似不着边际,其实是以幽默的方式倾吐的肺腑之言,耐人寻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