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朋克2077》成年度爆款,无版号游戏直播的狂欢与困局

2021-01-13

  《赛博朋克2077》成年度爆款,无版号游戏直播的狂欢与困局

  张雅婷,实习生沈靖然

  经历了多轮跳票和延迟发售后,由波兰游戏公司CDPR(CD Projekt RED)开发的角色扮演类游戏《赛博朋克2077》于12月10日正式发售。

  上线不到3小时,《赛博朋克2077》在Steam平台即实现同时在线人数百万,已成为现象级游戏作品。

  除了游戏本身的高品质,CDPR公司对于中国市场的重视和精致的中国本土化定制策略使得该游戏在中国区域获得广泛的关注,《赛博朋克2077》发售日前后便多次冲上微博热搜。

  在各大直播平台, 也将该游戏通过特殊的“直播模式”开启直播,试图剔除敏感画面,开启一场属于“赛博朋克”的狂欢。

  基于游戏本身的大尺度性质,以及未获版号游戏的直播规定,使得而这场狂欢能持续多久、是否有戛然而止的可能,仍存在疑问。

  监管之外,《赛博朋克2077》在bug频现之后口碑下滑,CDPR股价暴跌,作为或许是今年最后一个爆款游戏,它的生命力还有多长?

  年末的现象级游戏

  12月10日,对玩家们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日子。毕竟,“无法按时发售”成为贯穿《赛博朋克2077》近一年时间的关键词。

  经历多次跳票和延迟发售,这款酝酿8年的游戏终于正式上线。

  据CDPR公司公布,其预购量超800万,收入超过5亿美元。Steam平台上线不到3小时同时在线人数即破百万。有分析认为,《赛博朋克2077》有望成为电子游戏史上最大规模的游戏首发之一。

  《赛博朋克2077》延续了多数科幻电影的“赛博朋克”风格,在游戏世界中的2077年,资本与科技结合的大企业垄断经济,社会阶级分化加剧。在这个名为“夜之城(Night City)”的大都会,玩家需要试图在贫民窟中找寻出路,在帮派和产业巨头的斗争中生存下去。

  “主线剧情足够有趣,人物塑造丰满,对于夜之城场景的刻画细腻,最爽的还是中文配音,当你的角色走在大街小巷听着南腔北调的中文俚语,真的体验感完全不一样。”有玩家作出这样的评价。

  由于摇滚乐在游戏剧情占据重要位置,有些游戏任务名直接采用了华语摇滚乐的歌名作为译名,例如何勇的《垃圾场》、窦唯的《高级动物》等,可见CDPR对这款游戏中文本地化的重视。

  《赛博朋克2077》的发售,同样引爆国内直播平台。

  发售当日,B站、斗鱼、虎牙等直播平台为该游戏开辟“赛博朋克2077”专区,而不是与其他主机游戏一同收纳在主机游戏区。

  Niko Partners最近发布的分析报告显示,发售首日,斗鱼、虎牙和哔哩哔哩有超过7500位主播在直播玩《赛博朋克2077》,直播一共吸引了全球1900万的观众,使得这款游戏成为斗鱼、虎牙和B站三者合计史上观看人数第二多的游戏。

  截至目前,CDPR公司12月9日在B站官方账号投递的该游戏发售预告片,播放量已超过128万。

  剔除敏感画面的“直播模式”

  由于游戏本身特质,《赛博朋克2077》登陆国内直播平台,显得格外小心谨慎。

  从GOG.COM、Steam和Epic平台购买的游戏版本中,厂商均内置了游戏的直播模式。开启直播模式后,《赛博朋克2077》将会被删除大量裸露画面与大尺度暴力内容,例如原版游戏画面中的裸体在直播模式中会穿上内衣等。

  为了规范直播,虎牙及斗鱼平台近日均发布了关于《赛博朋克2077》的直播模式说明,要求主播使用该游戏的直播模式,使之符合直播平台规则和内容守则。

  在游戏论坛NGA上,有帖子发布该游戏更为详细的直播指导,包括建议主播设置1分钟以上的延迟,如发现画面问题,自行切断直播,劝告主播珍惜直播间;同时准备安全画面,敏感片段可提前用安全画面遮挡等。

  即便如此,游戏尺度依然不小。

  12月10日凌晨,企鹅电竞平台一个标题为“长三角首播2077”的直播间内,主播爱纳米开启直播模式直播《赛博朋克2077》,在游戏中进入一家夜总会与游戏角色艾美琳交谈时,房间中有一个衣着暴露的女性虚拟影像在空气中舞蹈,动作幅度较大。

  主播爱纳米表示尺度太大不敢看,随即把游戏画面切到没有舞蹈的视角,怕直播间被封。有弹幕表示此处在原版的情节是全裸的,甚至鼓动主播“关掉直播模式”。

  直播平台为何允许这么一款游戏上线?

  “《赛博朋克2077》在今年正式发售前跳票多次,造成主机游戏玩家和一些重度游戏玩家对其具有较高的期待值。”艾媒咨询行业分析师李松霖向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同时,由于游戏前期的宣传,也延伸到一些其他游戏玩家群体对其保持关注。在正式发售后,好评与差评都持续出现,将游戏的话题热度进一步拉升。从游戏整体的话题度,以及玩家对其期待值来看,直播平台不会错过这个吸引用户的机会。

  对于游戏引入流程,有游戏直播平台工作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审核团队前期已进行大量风险测试工作。

  “平台会提前测试所有玩法场景,包括游戏导向、是否存在违法元素以及隐藏风险等,不然无法制定具体的审核细则,也没法提醒主播。”上述人员透露,一款游戏就有N种隐藏玩法,普通玩家可能发现不了,但平台会将所有玩法都测试过,将风险点列出来。

  无游戏版号的禁播之虑

  剔除了敏感画面的《赛博朋克2077》,在国内直播平台能走多远?

  李松霖认为,与《赛博朋克2077》游戏模式类似的《侠盗猎车手(GTA)5》曾因在直播时出现敏感画面而被禁播,而《赛博朋克2077》推出后受到的关注度很高,吸引了大量主播进行直播,直播人群比较混杂,因此存在一定风险。

  但游戏本身的直播模式能够规避这些敏感画面,加上直播平台注重监管直播内容,在这种条件下来看,李松霖预测游戏被禁播的可能不算大。

  诺诚游戏法创始人朱骏超认为,《赛博朋克2077》等游戏直播所存在的问题不仅在于游戏中涉嫌违反法律法规的内容,最根本的问题在于这类游戏未获得版号。

  朱骏超指出,在2019年12月,文旅部发文明确游戏执法依据,即无版号游戏运营及直播将严查,其中无版号游戏直播被重点纳入查处范围。根据《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网络游戏直播不得使用无版号游戏进行游戏技法展示或解说。

  作为没有获得国内游戏版号的海外游戏登陆国内直播平台,《赛博朋克2077》并不是第一个。

  此前,已有《侠盗猎车手(GTA)5》《H1Z1》《怪物猎人》等无版号的热门游戏,先后被监管部门禁播。

  2016年4月,文化部曾点名批评部分游戏直播平台提供含有赌博、暴力、教唆犯罪内容的游戏内容展示,如直播黑帮主题游戏《侠盗猎车手(GTA)5》《如龙0》等,画面血腥,教唆犯罪。

  2017年年初,大逃杀类型游戏《H1Z1》在国内大火,成为各直播平台的游戏主播标配。然而,即使游戏为了国内市场进行了修改血液颜色、不出现肢体破碎画面等调适,但其自带的血腥暴力属性似乎已预告了将被国内禁播的命运。

  同年8月22日,当时的熊猫直播在官网发文称,根据文化部“不提供GTA5,如龙,热血无赖,H1Z1,黎明杀机,十三号星期五等含有禁止内容的游戏”的要求,将从即日起停播这6款游戏。

  “客观上许多平台都存在主播直播一些没有游戏版号产品的现象,但基于现在互联网直播有大量青少年用户,近年来对青少年的网络安全保护问题,成为游戏产品监管和直播监管的重要考量维度。”广东卓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柯立坤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

  从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角度来看,朱骏超表示,不排除国家今后对直播游戏的管理采取更加严格的政策,将网络游戏直播与网络游戏本身的监管要求接轨。

  他补充到,网络游戏直播的另一个监管必要点在于,我国虽然对游戏的审核较为严格,游戏需要获得版号才能上线,但网络直播中的游戏未经过审核,国内对于网游的未成年人保护制度在网络游戏直播中也无法实现。

  例如,根据现有的游戏实名制认证和防沉迷系统,未成年人游玩网络游戏有每日时长的上限。但如果未成年人观看网络游戏直播,观看时长则不受限制,虽然今年以来,越来越多的直播平台上线了“青少年模式”,对青少年用户的每天使用时长、使用时间段等进行了限制,但是否开启“青少年模式”的决定权还在于用户自身。

  “不能排除该游戏有禁播的可能性,但具体的风险系数无法做出比较精准的判断。”柯立坤表示,判断其他产品的禁播风险,除了严格按照我国法律规定进行判断外,还要结合游戏的热门程度、话题程度,以及偶然性的舆情事件,可能都会影响一款产品的禁播问题。

  《赛博朋克2077》还能走多远?

  早在去年年底,《赛博朋克2077》中文情报站便已上线B站并开启预约。市场猜测,B站或成为《赛博朋克2077》中国代理。

  海外爆款主机游戏被国内游戏厂商代理,并不新鲜,而其中的市场预期与相关监管风险同样值得重视,道路并不平坦。

  2018年7月10日,腾讯公司与CAPCOM公司合作,宣布该公司旗下游戏《怪物猎人:世界》将在腾讯WeGame平台发售,比Steam平台提前两天,价格也更优惠。7月20日,该游戏在WeGame平台预约人数突破100万。

  有评论指出,腾讯Wegame足够良心,真正的做到了一个游戏平台所能做到的一切:更低的价格,更稳定的服务器,更本地化的体验与服务。

  而在8月13日,腾讯WeGame平台宣布,由于《怪物猎人:世界》因部分游戏内容未完全符合相关法规政策要求,被勒令下架整改,停止游戏售卖,已经购买游戏的玩家可申请退款。

  今年6月26日,专注中国和东南亚游戏市场的市场调查机构Niko Partners的分析师Daniel Ahmad曾表示:“若不做出重大修改,《赛博朋克2077》不会在中国大陆获得合法许可。不过中国的游戏玩家依然可以通过Steam平台等获取。”

  “海外主机游戏在国内生存空间并不大,国内头部游戏公司都罩不住。”资深游戏玩家孙劼向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如果《赛博朋克2077》出多人模式,抛开监管的因素,单从游戏本身而言,我同样不看好。”

  孙劼指出,《赛博朋克2077》相比《怪物猎人》受众更窄,其开发公司CDPR更擅长的是剧情,在游戏性上并非所长。

  同时,《赛博朋克2077》游戏的弊端初现。不少玩家表示,即使硬件配置达到了顶配,也有掉帧的情况,还存在停车时汽车有时会漂浮在半空,以及各种角色模型消失、穿模等bug。甚至已有玩家退货,“Steam购买玩了两个小时果断退款,对游戏太过期待,结果完全达不到预期。”

  12月14日下午,开发商CDPR通过社交账号向广大用户致歉,承诺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修复bug和崩溃问题,并优化《赛博朋克2077》整体的游玩体验。

  “此前国内获取代理后,发展得不错的游戏,一般都具有以下特点:代理前话题度高、游戏口碑好、模式上有革新或特别之处。”艾媒咨询行业分析师李松霖指出,《赛博朋克2077》目前虽然热度较高,但是游戏质量评价没有呈现一边倒的情况,甚至不乏差评,发行前宣传的制作、画面等都存在bug;另一方面,游戏本身主打的世界观和开放模式,在革新性上也没有很突出的地方。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Artifact》。”孙劼介绍,虽然这不是特别爆款的游戏,但在特定的玩家中间期待值很高,最后“凉得很快”。

  《Artifact》尽管是小众TCG卡牌游戏,但在Steam平台上线首周便获得单周销量榜冠军。然而游戏上线后,由于内容过于复杂硬核,以及氪金模式造成的不良影响,仅一个月时间不到,游戏在线人数骤减80%。

  孙劼认为,一款主机游戏要想保持持久的生命力,核心在于开发商在保持风格的同时能不断创新,抓住核心玩家群体。“例如索尼公司开发的《战神4》对游戏系列进行的革新,通过一镜到底的手法、‘黑魂式地图’的概念、大胆突破的角色人设,巧妙地将游戏中的世界连接,是一次教科书的改革,也获得了当年的TGA年度最佳游戏奖项。”

  受游戏预期不佳的影响,CDPR公司在资本市场表现同样不被看好,股价暴跌。自12月10日游戏发行以来,CDPR的股价已从12月10日的开盘价每股379.8PLN(PLN为波兰兹罗提,1波兰兹罗提=1.8036人民币),跌至12月16日的收盘价每股300PLN,跌幅达21%。

  在此之前,彭博社已将《赛博朋克2077》12个月预计销量从3000万份降至2460份。Tradingview给出了“卖出”的市场建议。而在今年8月27日,CDPR公司市值曾达到424亿PLN(约合96亿欧元),每股近461PLN。

  这场短期内在国内掀起热度和关注的赛博朋克风暴,能否长期持续掀起吸引玩家,还有待观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