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度《老子道德经》之全译 ---67

2021-01-01

第四卷治外篇

A   第六十七章 

      天下皆谓我大,似不肖。夫唯大,故似不肖。若肖,久矣其细也夫!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慈,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故能为成事长。今舍慈且勇;舍俭且广;舍后且先;死矣!夫慈以战则胜,以守则固。天将救之,以慈卫之。

B    现代汉语

     世间万物皆从道生,从道长;所以尊道,而道无处不在,人人皆可得见!道体现在社会中,以慈,俭,不敢为天下先的三种形式出现。因为有慈爱,能让人产生勇气,因为有约束,能让人认知更多事物;因为有深思熟虑,能让人做事长久。所以社会如果放弃慈爱,宣扬勇斗;放弃自我约束,宣扬人性张扬;放弃深思熟虑,宣扬盲目行事,社会因此而乱,这不是社会存在的大道。如果社会管理中体现大道,因慈爱家人而战事顺利,国土得到固守。所以一个国家要有良性发展,就要从慈爱开始做起。

C 各家注释

1河上公注:天下皆谓我德大,我则佯愚似不肖。夫自名德大者,为身之害,故佯愚似若不肖。无所分别,无所割截,不贱人而自贵。肖,善,谓辩惠也。若大辩惠之人,身自高贵,行察察之政,所从来久矣。

2王弼注:久矣其细,犹曰其细久矣。肖则失其所以为大矣,故夫曰:若肖,久矣其细也。夫慈,以陈则胜,以守则固,故能勇也。节俭爱费,天下不匮,故能广也。唯后外其身,为物所归,然后乃能立成器,为天下利,为物之长也。

3杜光庭注:太上以慈训人,圣人以谦守位。既善下成不争之德,即道大生不肖之疑。以三宝彰俭退之功,用慈宣救卫之利,然后不武不怒,用人得人

4王安石注:夫道之大则不可以名,故似不肖;小则可以名,故若肖。慈则能柔,柔则能胜天下之至坚,故能勇。俭则知足,知足则常足,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则物莫为之先,故能成其长。勇,广,先三者,人之所共疾也。为众所疾,故常近于死。

5吕吉甫注:天下徒见我道之大,而谓其似不肖,而不知其所以大,固似不肖也。何以言之?大道泛兮,其可左右,无乎不在者也。彼见其无乎不在,无可拟者,谓之似不肖,而不知其无不在而似不肖,乃道之所以为大也。盖万物莫非道也,则道外无物矣。道外无物,则无所肖者,此其所以为大也。

6苏辙注:夫道矿然无形,颓然无名,充遍万物,而与物无一相似,此其所以为大也。若似於物,则亦一物矣,而何足大哉?道以不似物为大,故其运而为德则亦闷然,以钝为利,以退为进,不合於世俗。今夫世俗贵勇敢,尚广大,夸进锐,而吾之所宝则慈忍俭约康退。此三者,皆世之所谓不肖者也。

7时雍注:肖物者小,为物所肖者大。夫道包裹天地,充满六极,洋洋乎大哉,故似不肖。天大地大,肖道而已,故能久。然天地空中之一细物,其於道亦细也。夫是以我有三宝,宝而持之。

8邵若愚注:老子曰天下皆谓我道大者,谓不拘形名度数故也。有似者,终不肖。似也下同夫惟一气之大,故似。然居於形名度数,则终不肖。

9王夫之注:曰蚕“肖”蠋,不能谓蠋之即蚕也。曰蚕“肖”蚕,不能谓此蚕之即彼蚕也。求名不得,而举其“肖”,然且不可,况欲执我以求“肖”乎?终日“慈”,而非以“肖”仁;终日“俭”,而非以“肖”礼;终日“后”,而非以“肖”智。善无近名,名固不可得而近矣。

10林虞斋注:大似不肖,当时有此语也,故老子举以为喻,亦前章不谷孤寡之意。天下皆谓者,言天下皆有此常语也。夫惟大#1,故似不肖,至大者,必以至小之心处之。肖,象也。慊然似无所肖象,自小之意也。若自以为有所肖象,则为细人矣,非大人之量也。

D本注

1本篇为治外篇之十一,阐明社会管理需要宣扬什么,不宣扬什么。慈,俭,不敢为天下先为三宝之本,本固则可生勇,广,先,阴阳之道,自然之理;取其本,去其末,民生得以安身,安身则兴于文化,故国泰民安。礼,智之先,愚之始,尊从礼,则从家人开始,所以有慈之始也。

2肖,假借,小,细微。道,循于自然万物,无处不在,无时不有,所以为大,又可为小;大者万物皆有所体现,小者无一遗漏人人可见。  

3三宝者,慈,俭,不敢为天下先。慈,形声,从心兹声,本义慈爱,《说文》爱也;《管子》父母之高行也;《礼记》慈以旨甘,爱敬进也;所以有慈爱而有保护,生勇气之本。俭,形声,从人佥声,本义自我约束,不放纵,《说文》约也;《易》否象:君子以俭德避难;有俭,知事物有进退,当进则进,当退则退,从而广知事物,不为其害。先,会意,甲骨文字形,上止(脚)下人,意思是脚走在人的前面,本义前进,走在前面;《说文》前进也;《庄子》不为福先,不为祸始;不敢为天下先,不盲目而为,须用思想文化梳理而后为,所以认知事物,社会实践才能够顺利。

4管理社会民众有三宝而不用,舍慈且勇,舍俭且广,舍后且先,非正路,则必废,死不远矣。后世学于老子,不明于三宝,见私利而行用道德,徒学礼之表,扬己心之私,非讲家人之慈,则贻笑大方,为祸甚远。

5在国家管理中,善于用慈,则战无不胜,善于用勇终为败;而以慈固守国土,则内外稳固;所以国家要良性发展,则循自然大道,社会以民生大道为基础,管理民众实现慈爱,家慈,国爱,则国家内外于一。